013888祖师高手论坛谜
读客文化IPO前景黯淡:盈利“掺水”股权转让成谜 过会9个月仍未
发布日期:2021-09-21 13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2020年6月22日,读客文化拟在创业板上市获受理。三个月后,其便通过创业板上市委的会议审核,向证监会提交注册申请。但蹊跷的是,过会至今已9个多月,读客文化依然未能获得上市批文,一直停留在“提交注册”这一状态。

  据悉,读客文化司定位为“全版权”运营商,主营业务为图书的策划与发行,及相关文化增值业务。此次IPO,其拟发行4001万股新股,募集资金2.5亿元。

  时代商学院研究其招股书后发现,2018—2019年,读客文化在营业收入双位数增长的同时,营业利润却仅增长个位数乃至负增长,呈“增收不增利”状态。此外,该公司的一系列股权操作、资金拆借也疑云重重。

  5月14日,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向读客文化发函询问,但截至发稿,仍未收到对方回复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18—2019年,读客文化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.2亿元和3.97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19.9%和24.18%。而同期营业利润仅分别同比增长9.44%和下滑2.89%。

  可见,在营业收入双位数增长的同时,其营业利润却仅增长个位数乃至负增长,呈“增收不增利”状态。

  此外,读客文化的毛利率和净利率双双持续恶化。2017—2019年,读客文化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9.92%、47.68%、42.42%;净利率分别为19.71%、18.88%、15.59%,均呈逐年下滑趋势。

  对比同行,2017—2019年,中信出版的毛利率分别为40.09%、38.41%、40%;新经典(603096.SH)的毛利率为42.48%、47.53%、47.8%。可见,同期可比同行的毛利率较为稳定,新经典更是呈现上涨态势。

  需注意的是,从市场份额看,中信出版与新经典的市场占有率均比读客文化高,2017年这两家企业的毛利率均在40%上下,而读客文化的毛利率却高达49.92%,远超龙头企业,不禁让人怀疑其高毛利率的合理性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17—2019年,读客文化应收账款亦呈上升趋势,各期末应收账款分别为4223.8万元、6304.35万元、8418.19万元,其中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率高达49.26%和33.53%。此外,该公司各期末的坏账也显著增长,分别为118.66万元、162.04万元、298.51万元。

  2017—2020上半年,读客文化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69.12万元、-2137.03万元、3679.67万元和-1584.63万元,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均大幅小于同期的净利润,净现比分别为11%、-35%、59%和-76%,其中2018年和2020年上半年这一数据指标均为负值;而且报告期内该公司净利润累计达19569.53万元,而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累计仅为527.13万元,后者较前者少了1.9亿元。

  综上可见,该公司赊销比重较大,应收账款逐年攀升,经营现金流净额大幅小于同期净利润,盈利质量较差。长期来看,读客文化持续经营能力堪忧。

  除增收不增利、盈利质量较差之外,报告期内读客文化的一系列股权操作、资金拆借也疑云重重。

  资料显示,读客文化为华与华管理咨询和吴冬爱共同出资设立,于2010年更名为上海读客图书有限公司发展而来,华楠、华杉是该公司的实控人。

  2017年9月,华楠、华杉将其持有的北京读客图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北京读客”)100%的股权以0元的价格转让给读客文化,即北京读客成为读客文化的子公司。但一年后,读客文化将这家子公司100%的股权转给安泰久盛,该笔交易于2018年10月24日完成工商备案登记,且未披露转让价格与转让原因。

  值得细品的是,因收购北京读客,2016年和2017年读客文化分别减少期初未分配利润610.68万元和716.48万元,合计达1327.16万元。

  在厘清股权转让关系过程中,时代商学院发现读客文化的资金往来还存在许多令人费解的地方。

  2017年至2019年间,读客文化共13笔资金拆出拆入,其中资金拆入两笔,合计13.56万元;资金拆出11笔,合计3106.27万元,涉及对象包括该公司实控人华楠、华杉、总经理刘迪、董秘朱筱筱等四位高管和上海水汪汪化妆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水汪汪”)。

  需注意的是,水汪汪于2014年成立,曾经是读客文化的子公司,然而成立仅1年,水汪汪从读客文化拆出资金200万元,之后读客文化就将水汪汪80%的股份转让给实控人华楠及总经理刘迪。在股权全部被转让2个月后,读客文化依旧在为水汪汪支付日常费用,共计314.72万元。而代付代缴问题,正是证监会IPO审核的重点。

  2017年6月,读客文化、博文明志(北京)图书发行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博文明志”)和辽宁云基地置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辽宁云基”)签订《三方合作协议》,约定读客文化自签约之日起向博文明志销售图书,购书款将以辽宁云基地拥有的7处房产支付。2019年底,读客文化向上海金山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博文明志向该公司支付442.46万元,并支付违约金442.46万元,以及辽宁云基地对前述请求承担共同还款责任,缘由正是此次关系不明的“以房抵书”事件。三者为何从关系密切到决裂?彼此之间有何利益瓜葛?

  综上所述,读客文化“0元”买股权,资金拆借,为已出售的子公司代付等问题疑点重重,不排除实控人、关联方存在利益输送问题。

  上市公司如果有良好的成长性,则会得到更多投资者的青睐,估值也会水涨船高。然而,从读客文化的毛利率、经营现金流、盈利能力等方面看,其自身成长性不足,而且信息披露存在诸多瑕疵,即便成功发行也恐难获得高估值。

  此外,读客文化的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证券。2019年10月,中信建投证券因在保荐恒安嘉新(北京)股份公司科创板IPO的申请过程中,对重大合同相关收入确认的信息披露前后不一致且有实质性差异,被证监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。彼时证监会认为,中信建投证券未能勤勉尽责地履行保荐义务。

  读客文化数次股权转让存疑,资金往来存在诸多不规范行为,保荐机构中信建投证券及保荐代表人杨鑫强、秦龙是否对相关资料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、完整性进行核查?相关内容是否存在虚假记载、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?(来源:时代周报)2021年澳门码的免费资料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